fbc9cf35

十五六歲的少女,對愛情總是充滿炫麗的幻想,期待著白馬王子,會帶著她離開悲怨的世界。

這本《冰淇淋女孩》的二位主角,莎蓮娜及帕琵也是如此,只不過迎接她們的,不是那風度翩翩的夢中情人,而是她們的歷史老師,馬可士。

 

馬可士先蓄意引誘莎蓮娜,讓她信以為真遇到良人,陷入無可自拔的情慾中。

接著馬可士不滿足地接觸帕琵,讓她衝破禮教的界線,不由自主地愛上這個男人。

基本上,這還不算是個悲劇.

悲劇來自於馬可士不健康的心理狀態,讓莎蓮娜及帕琵互相對立,而他從中獲得被需要的快感。

 

當對愛情的幻想破碎之後,二個年輕女孩竟同時想要跟馬可士分手,觸怒了馬可士長期以來自以為是的心理狀態。

從原先想要讓帕琵殺了莎蓮娜,變成嚴重的自殘,又變成帕琵的誤殺,最後致命來自心臟的那一刀,卻不知道到底是誰做的。

帕琵因此入獄,莎蓮娜無罪釋放,真正要說的故事就此展開。

 

作者桃樂絲‧庫姆森運用現實與倒敘並用的手法,讓二十年後的沙連娜及帕琵不斷與過去對話,馬可士也像個不散的幽魂一樣,隨時環繞在二人身旁,伺機搧動二人的情緒。

莎蓮娜想要個正常的生活,而帕琵想要莎蓮娜認罪,因為那致命的一刀,並不是帕琵所做。

 

這本《冰淇淋女孩》巧妙之處就在於此,看著二個女孩不斷被過去的記憶糾纏,卻又無法獲得解脫,心中就像有顆大石壓著。

不論如何隱瞞,人們總是可以從過去的文字記錄,了解她們的故事。就像伊凡是由病人告訴他,自己結髮妻子過去的經歷,才被迫去看清真相。

 

故事總會有結束的時候,真正的兇手到底是誰?

法庭判定是帕琵又回去馬可士的家,補上那心臟上的一刀!

莎蓮娜也相信,就是帕琵做的,而自己的責任,是沒有早一點通知救護人員,讓馬可士有活命的機會。

不過橫掃莎蓮娜的狀況,我個人會認為馬可士是莎蓮娜殺的。

 

不論在殺人的勇氣及理由,莎連娜都比帕琵充足太多;而當時的帕琵,怯弱的心理狀態,是不太可能會獨自完成殺人的環節。

加上莎蓮娜的怪異動作及失憶狀態,更讓人相信,這是受過創傷後的一種自我保護情境,讓謊言及不真實保護自己。

或許其它的讀者會有不同的見解,我會非常願意聽聽每個人的想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unnysocute 的頭像
sunnysocute

凱特的小小窩

sunnysocu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