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6338039183823750  

讀過幾本瑞典犯罪推理的小說,覺得共通點是故事裡的陰鬱和黑暗的氛圍跟北歐冬天的天氣給人的感覺一樣,是一種漫長又極為寒冷的冰冷感覺。這次讀的【烏鴉女孩】,故事的驚悚黑暗和殘酷更是讓人讀到有點坐立難安,但書裡探討的議題沉重卻充滿思考性。

 

一具男童的屍體在斯德哥爾摩被發現,身上充滿了數不清的傷口,警方卻毫無線索,不僅對兇手毫無頭緒,連至連死去的男童身份都無法確認,案情陷入膠著,事件尚未平息,又接連發現三個遇害的男童,受害的情形如出一轍,都是被殘暴的虐殺。令警方頭痛的是,事件延燒至此,卻仍然沒有兒童失蹤案件被呈報,這些被害的男童仿佛是憑空出現在斯德哥爾摩。

警探荷內特是負責這幾起案件的警官,線索顯示這些案件極有可能是戀童癖慣犯所犯下,而嫌疑人卡爾卻在被審問後不久自殺而陷入昏迷,荷內特轉而向卡爾的心理治療師蘇菲亞求助。

蘇菲亞除了替獄方評估犯人的心理狀態提供審判參考,個人的診所也有許多病患,其中她投入最多心力的是一個名為維多莉亞的病患,維多莉亞自幼年開始長期受到父親的性侵,無法逃離又難以面對的狀況讓她發出不同人格。雖然蘇菲亞為了維多莉亞付出了許多精神,效果卻並不顯著。

在蘇菲亞的協助之下,荷內特離真相愈來愈近,但調查卻受到阻礙,究竟背後有什麼勢力在阻撓荷內特的偵察,又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真相是無法攤在陽光之下?

 

兇手所挑選的被害者,共同的特徵是來自其他國家,在瑞典沒有親人、沒有朋友,所以他們消失了,也沒有人會報案,因此兇手才能這麼無所忌憚。而這些男童 有的是被瑞典接受的難民、有的是使用假的身份來到這個國家,有的可能是被私下人口買賣的異國小孩。很難想像這樣的事件會發生在瑞典這樣文明又先進的國家。人類的殘酷是否只是隱藏在文明的表相之下!?

 

瑞典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男女平等的國家,然而荷內特在警界這個充滿官僚的系統之中,她身為女性在事業上的升遷或多或少仍然受到一些限制,即使她能力更好,升遷的卻總是別人,對照她即使辛苦卻仍然支持先生長期沒有收入的藝術事業,著實讓人感慨。

 

涉及兒童的犯罪行為最讓人難以忍受,因而在閱讀【烏鴉女孩】一書時,不論是被殺害的男童或是被父親性侵的維多莉亞的遭遇讀來都讓人既憤怒又覺得驚恐,因為這樣的事件,並不僅止在書裡面,然而不論在書裡或是現實裡,令人束手無策的事件卻太多太多了。。。

 

 

 

創作者介紹

凱特的小小窩

sunnysocu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